移动版

借重组割“韭菜”,控股股东大肆掏空,*ST赫美还有救吗?

发布时间:2019-11-30 22:29    来源媒体:界面新闻

记者 | 陈慧东

11月25日在网上召开公开致歉会后,*ST赫美(002356)(002356.SZ)股价在连续4个交易日内收获3个涨停,未涨停的11月25日亦曾触板,这与此前可谓凄惨的股价走势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这样的涨势依旧不能与*ST赫美今年年初的大涨同日而语。因与“中国移动电竞第一股”英雄互娱签订重组上市框架协议,*ST赫美股价在3月4日至3月20日的连续13个交易日内收获11个涨停,阶段涨幅超233%。

界面新闻发现,3月份的这波行情似有人提早精准进驻,并在失败后及时抽身。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末,上市公司前10大股东中新增了5名自然人股东,累计持股约1577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2.98%,且他们均在2019年半年报中“抽身”,如果在暴涨前进驻并成功逃顶的话,预估获利约1.32亿元。

在致歉会中,*ST赫美董事长及代行董事会秘书王磊表示,扭亏为盈、摘星摘帽是公司2019年的重要任务,公司将积极解决当前的债务问题,恢复现金流,尽快实现运营生产常态化。

但在一年时间内先后经历了多项业务踩雷、披星戴帽、重大资产重组告吹、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大股东间反目涉诉等变故,主营业务严重受创的*ST赫美还能等到自己的“白衣骑士”吗?

五名自然人借重组“炒一把”?

*ST赫美成立于1994年11月,公司自称目前没有实控人,控股股东为汉桥机器厂有限公司。*ST赫美定位于“国际品牌运营的服务商”,与国际品牌开展全面合作,旗下拥有的品牌涵盖服装、箱包、鞋履、配饰、红酒等多领域。

11月18日晚,*ST赫美公告称,因公司存在违规对外提供担保、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等六项违规行为,深交所决定对公司、北京首赫以及公司董事长兼董事会秘书王磊等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11月17日晚间,*ST赫美多位高管才因上市公司2018年财报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收到了来自深圳证监局下发的监管函。

白纸黑字的处罚决定下,*ST赫美的股价却诡异上涨。11月19日,*ST赫美封涨停板,自此后连续8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仅在11月21日下跌1.17%,其余7日均有上涨,其中4日封涨停板。

*ST赫美上一次大涨发生在今年3月。因与英雄互娱签订重组上市框架协议,*ST赫美由6.42元/股最高涨至21.41元/股。

然而,好景不长。4月2日,*ST赫美宣布该项资产重组最终以英雄互娱的控股股东迪诺投资单方终止《股份转让协议》告终。对此,深交所也向*ST赫美下发问询函,质疑公司是否涉嫌“忽悠式”重组。

一直在找寻的“白衣骑士”抽身离开,*ST赫美股价也急转直下。4月2日开盘价为16.50元/股,3个月后的7月2日,*ST赫美收盘价已跌至3.03元/股。

从暴涨到暴跌,有人收获颇丰。对比*ST赫美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可发现,2019年第一季度,上市公司前10大股东中新增了林胜伟、温丽霞、戴剑亭、郑红、林晋贤五名自然人股东,累计持股约1577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2.98%,而2018年底,上述五名股东均未进入上市公司十大股东之列。

另外,对比*ST赫美2019年一季报及2019年半年报可发现,截至2019年6月底,上述五名自然人股东已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取代他们的是另四位自然人股东江丽芬、侯霞勇、陈岚及一位境外法人MORGAN STANLEY &CO.INTERNATIONAL PLC.,累计持股约1157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2.20%。

以2019年1月初及4月初股价估算,林胜伟等五名股东累计持有的约1577万股*ST赫美,如果暴涨前买入并及时抽身,可净赚大约1.32亿元。

此外,据*ST赫美公告,2018年年底开始,上市公司第五大股东天鸿伟业所持股份数次因债务纠纷遭遇被动减持,2018年12月至3月底,天鸿伟业累计被动减持股数超535万股,共套现约4494万元。同样,在英雄互娱借壳的消息传出后,2018年年报中的第六大股东孙宏建几乎清仓减持了其持有的975万股股份。

屡次“放血”重组

财报数据显示,*ST赫美2017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4亿元。2018年,该公司业绩崩坏,实现净利润-16.15亿元,同比下滑1221.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9.06亿元,同比下滑2729.87%。

与英雄互娱重组不成,为了避免退市结局,*ST赫美在财报信息披露上动了“心思”,对2018年业绩进行了三次重大修正:从预计亏损3.95亿元至4.66亿元,到2018年业绩预告中预亏损13.88亿元,再到2018年年报中的亏损16.15亿元,亏损幅度不断加大。

此后,*ST赫美三大高管无法保证年报真实的消息成为今年A股的热点谈资。对此,深圳证监局表示,*ST赫美对业绩进行重大修正,主要原因为业绩预告编制不审慎,未及时、充分考虑商誉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等明显事项影响。

事实上,*ST赫美的财务暴雷并非没有先兆。回溯其“一直在转型,一直不成功”的重组史,*ST赫美2018年年度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准意见,并由此“披星戴帽”的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ST赫美近年来并购不断。2017年,公司收购了上海欧蓝、崇高百货、臻乔时装80%的股权,并获得了阿玛尼在内的多个奢侈时装品牌运营权,交易对价8亿元(后修改为4.8亿元),转让方权星商业承诺在收到股权转让款后的6个月内,购买不低于3亿元的*ST赫美股票。

2018年年底,*ST赫美对收购上述公司形成的商誉计提3.36亿元。今年3月,权星商业也趁上市公司股价连涨时将其持有的1853.64万股清仓减持。

2017年8月,*ST赫美通过赫美商业收购孙宏建、宋坚群持有的崇高百货股权,并要求转让方买入赫美集团不低于2.5亿元的股票。后收购事宜达成解除协议,但*ST赫美已支付4.2亿股权交易款,交易对方孙宏建等也已购买上市公司股权1030万股,因此*ST赫美支付违约金1.55亿,扣除相关借款后,孙宏建等应退还股权交易款2.5亿元。

与权星商业一样,孙宏建也在今年3月清仓减持了其持有的975万股赫美集团股份。

此后,*ST赫与美奢侈品电商新尚品签订框架协议,拟以不超过2.5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和不超过1.5亿元的增资款为总交易对价受让尚品百姿90%股权(电商平台尚品网运营者)和诚宇信100%股权(跨境贸易的境外配套公司)。一年之后,深陷债务困局的*ST赫美终止了此项收购。

经营惨淡控股股东掏空13亿

2018年年报的分行业营收情况显示,*ST赫美营收主要来自于商业和类金融业务,其中商业主要指卖奢饰品服装和钻石珠宝,而类金融业主要和P2P业务相关。报告期内,上述两项业务营收分别同比下滑5.8%和31.45%。

2019年前三季度,商业和类金融业务营收分别同比下滑49.89%和75.57%;毛利率分别同比下滑3.96%和3.02%。

在商业和类金融行业均发展惨淡境况中,2019年三季报显示,*ST赫美资产减值损失占利润总额比例高达101.71%,其中类金融板块计提拨备及风险准备金4.91亿元,存货等短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7410万元。

此外,截至2019年6月底,*ST赫美为各渠道借款人借款提供代偿责任,代偿责任方为赫美智科、赫美小贷与深圳联合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等,合作放款渠道包括中国银行、华夏银行、搜易贷、前海联金所、壹佰金融、夸客金融等,其中联金所、壹佰金融、夸克金融等已被警方立案。

业绩萎靡,*ST赫美的内部管理也是千疮百孔。深交所指出,截至2018年底,*ST赫美资金被其控股股东关联方首赫投资及其子公司非经营性占用逾2亿元、违规为首赫投资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逾11亿元。

虽然深交所已对*ST赫美下发处分决定,但一众因“踩雷”损失惨重的投资者却仍在维权路上奔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证券业律师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已受理几十名*ST赫美股东的维权申请,但“因为证监会还没有正式处罚,未进入损失计算阶段,虚假陈述索赔案件,国内必须要有证监会的正式处罚方可推进。”

11月25日,*ST赫美第五大股东、第四大流通股东天鸿公司的律师代表称,已向中国证监会深圳证监局寄出律师建议函,建议“应当将赫美集团及王磊等人涉嫌犯罪的线索及证据材料移送至公安机关,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